配资炒股学习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配资炒股学习网 > 期货配资 > 九州量子蜕变-从296亿市值到3.36亿估值

九州量子蜕变-从296亿市值到3.36亿估值

作者:配资炒股学习网
来源:http://www.65601.net
日期:2020-09-16 16:27
阅读:

  

九州量子蜕变-从296亿市值到3.36亿估值

  

九州量子蜕变:从296亿市值到3.36亿估值是由编辑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量子,市值九州量子,融资,关联公司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谈及与科大国盾四年来从合作到分裂的感受,刚辞去九州量子董事长职务的郑韶辉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他作为投资方与国盾核心团队的“私人恩怨”,影响了九州量子本身的发展。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九州量子变形记:从296亿市值到3.36亿估值

 

  刚刚辞去九州量子董事长职务的郑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采访时表示,他与核心团队的“个人恩怨”影响了九州量子自身的发展。

  刚刚辞去九州量子董事长职务的郑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采访时表示,他作为投资者与核心团队的“个人恩怨”影响了九州量子自身的发展,这也是他“最自责”的地方。

  不可否认,九州量子的发展史与郑和科达的合作与分裂是分不开的。在九州量子提出的“创业板上市”和“上亿利赌”的口号下,有知名的市场投资机构、许多a股和新三板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以及与九州量子签署了数十亿投资协议的地方政府。

  九州量子复杂的股权结构、极其相似的子公司和股东名称,以及来自外部世界的“量子通信”的神秘光环,建造并运营了贯穿富裕省份的“沪杭干线——世界上第一条商业量子通信干线”。在浓雾之下,《证券时报》记者试图重新出售一度火热的“新三板第一量子通信股”的资本运营。

  郑表示,目前九州量子正计划将其“沪杭干线”的运营移交给一家上市公司,但至于是哪家,“目前还不能确定”。

  乌骨鸡变成凤凰!

  估值飙升。

  杜菲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杜菲通信”)位于浙江省桐乡市,最初是一家从事光纤业务的普通公司。由姚敬民、李永南于2012年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从事光通信设备生产制造的杜菲通信,营业收入仅为371.15万元,净利润3.69万元。

  尽管杜菲通信资质平平,业绩不佳,但这并不妨碍它获得资本的认可。2015年10月,杜菲通信进行了首次股权转让。由郑、、徐山控股的杭州世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浙江九洲量子控股有限公司”)以12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通信100%的股权。其中,卓一资产管理持有98%的股份,徐山持有2%。

  一切似乎都是突然的,但事实上已经安排好了。早在2013年底,时任浙江国际贸易集团东方总经理的郑就与科达的前身安徽量子通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两通”)取得了联系,并于随后签署了《量子通信产业化合作协议》,双方同意共同努力。

  2014年9月,浙江国际贸易集团向时任浙江省省长李强提交了《量子通信项目报告》。根据该文件,“浙江国际贸易集团与潘建伟院士领导的量子通信技术与产业化研发团队进行了沟通与交流,最终实现了量子通信项目落户浙江。目前,登陆浙江省的量子通信技术平台——浙江神州量子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网络”)已经注册成立。其中,总经理等核心技术团队已部分到位,陈增兵教授拟担任公司首席科学家。

  这个神州网络,被浙江国际贸易集团定位为“量子通信技术登陆浙江省的平台”,自成立之初就肩负着浙江量子通信产业化的重要使命,也成为郑与科达团队正式业务交汇的起点。

  2015年10月是一个分水岭。2015年10月13日,郑注册成立资产管理公司。两天后,卓一资产管理公司收购了杜菲通信公司98%的股权。随后,更名为科达国盾的安徽亮通与上述深州网签署了具体的合作框架协议,规定深州网将购买科达国盾的量子通信网络产品和技术服务,以促进浙江量子通信产业的快速发展,推动浙沪量子商务干线尽快建成。

  在接手通信一个月后,郑正式开始向量子通信转型。2015年11月,杜菲通信持股51%,神舟网络持股37.24%,桐乡科技创业园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股11.76%,成立了浙江神舟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简称“神舟量子通信”)。神舟梁通将测试、建设和运营“杭沪量子通信测试干线”。

  “神舟亮通”和“神舟网”,两个非常相似的名字,几乎让旁观者迷惑不解。截至2015年11月,国盾科达公司与神舟良通公司(而非最初约定的“神舟网络”)签订了首个京沪干线购买合同。神舟亮通实际上是由杜菲通信控制的。

  “正宗”的量子通信布局,与科达的业务合作,郑管理的杭州基金,九州量子与中国科技大学潘剑伟团队在融资路演材料上的众多联系,使得这家新的三板上市公司的估值从此失控。

  2015年12月,郑接手通信后的第三个月,敦颐投资以每股143.44元的价格认购147.65万股。此时,杜菲通信的估值高达9.12亿元。2016年8月,在将量子通信相关业务纳入业务范围后,杜菲通信被列入新三板,更名为“九州量子”,成为“新三板第一量子通信”。

  到2016年底,九州量子完成了第一轮5亿元的定向融资。当时,京、朱雀投资等多家知名机构参与了九州量子的融资,当时估值为55亿元。在“锤子杀死科学家”事件之前,九州量子新三板的上市价格最高达到70.5元/股,公司市值达到296亿元。

  许多附属公司都失踪了。

  上市公司正在幕后隐现。

  “估值飙升”游戏的操盘手郑,曾担任吉利控股秘书长兼人事行政总监、德邦证券副总裁、浙江东方总经理。他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自2008年起,他一直在中国科技大学上海研究院攻读管理工程博士学位,结识了中国科技大学教授、中国量子通信专家潘建伟,并开始关注量子通信产业。

  然而,国家科学技术部的国家盾不断否认在2008年与郑有过接触。科达总裁也表示,虽然郑在2015年6月辞去了东方国际贸易公司的职务,但科达直到一年后才知道郑已经离开了浙江国资系统,在新三板上市,并更名为九州量子。与相关方的合作实质上是“郑利用担任东方总经理的机会,窃取了集团与科达在量子产业方面的合作。”。

  “国茂东方最初是由浙江东方(600120)、银轮股份有限公司(002126)和敦航投资共同发起的一个产业投资和资产管理的专业运营平台。”郑认为,他联系时,是敦行投资的股东,而东方是他自己领导的市场化投资机构。

  不管双方在国有资产的背书上是否存在分歧,根据九州量子和一系列相关人士的说法,郑被来自江浙省的活跃而充裕的资本所包围。

  曾参与科达的杭州基金,不仅是郑控股的敦行投资的股东,也是东方资本(浙江东方和股份)的股东,PTA巨头恒易石化(000703)的控股股东恒易集团也有股份。

  郑是浙江资本市场的优秀舞者,九州量子背后有着复杂的资本脉络。现任九州量子董事的陈,是快达的创始人和樊城资本的董事长。最近,在“货币圈”里,他还是一个有争议的“区块链网红”。陈认购敦义投资1350万元,敦义投资是九州量子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1.5%。

  目前,九州量子的第四和第五大股东是聚超资产管理-宁波银行-杭州念银投资合伙企业和杭州念银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企业)。杭州念银投资有限公司是升阳科技控股股东绍兴升阳电器有限公司的股份公司。2016年8月,升阳科技还宣布与九州量子建立战略合作关系。

  最新一轮的参赛者包括Sanlux (002224)。此前,九州量子于2016年7月宣布,计划以人民币5504.64万元收购陈增兵、刘培持有的杭州卓宇投资合伙企业51.11%的股权。其中,刘培持有目标公司5%的合伙制股份,而杭州卓宇的资产主要是神州网络55.98%的股权,但收购卓宇这部分股权的计划失败了。

  经过多次波折,杭州卓宇的三位股东目前包括彭清一和三鹿。2016年1月14日,桑力士聘请第一个参与科达国盾营销的彭清一担任凤凰研究院院长。截至2017年10月,三鹿宣布与福耀团队和彭清一成立“Like Quantum”,注册资本1.5亿元。

  自去年以来,九州量子显著加快了对外投资。2017年3月,九州量子以9885万元人民币收购了共青城佩卓投资公司持有的杭州佩卓49%的股权,间接参与了瑞士著名量子通信企业IDQ。除了通过海外全资子公司投资IDQ 28.07%的股权外,杭州培卓没有其他业务。共青城裴卓有两个股东,即傅莹和顾佳华。天空调查显示,顾佳华与臧、、郑合作多年,2015年傅莹代表国茂东方对上市公司进行了调查。

  九州量子去年还与中国联通的子公司合作成立了联通新和,并投资了新成立的三家板公司君信达、豫园大同和新伟科技。2017年,九州量子的投资活动产生了2.65亿元的净现金流出。

  随着九州量子及关联方复杂的股权背景,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走访了云鸿投资、杭州兆福、杭州卓宇、杭州佩卓等关联公司在杭州的注册地址,大多数注册地的房间号码都不存在,或者没有人工作。除了当年向浙江省省长汇报并作为量子通信技术登陆浙江的平台的“神舟网络”外,它仍然照常运行,没有发现其他相关方。

  财务报告充满了疑问。

  被询问后隐藏客户信息。

  这种复杂而秘密的关系也给九州量子的表现带来了疑问。九州量子2016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5亿元,同比增长2473.87%;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3524.76万元,同比增长8686.72%。这是九州量子上市后交出的第一张成绩单,这一业绩的增长率令人惊叹。

  一年前的2015年,九州量子的年营业收入仅为487.39万元,净利润仅为38.65万元。至于业绩爆炸式增长的原因,九州量子2016年年报解释称,公司主营业务已从传统光通信设备的生产和销售扩展到以量子通信为重点的相关新兴业务,销售规模、营业收入和利润规模均大幅增长。

  仅在一年之内,对量子通信概念感兴趣的九州量子(Kyushu Quantum)就必须对其增长率信服。然而,《证券时报》记者发现,对于九州量子在2016年的爆炸式表现有很多疑问。

  根据九州量子2016年年报,本公司本期最大客户为浙江升阳科技有限公司(603,703),销售额为69,673,500元,占本公司年销售额的55.54%,为不相关交易。根据沈阳科技2016年年报,沈阳科技前五名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8155.44万元。换句话说,如果九州量子的披露是真实的,九州量子占了沈阳技术前五名供应商购买金额的85%。

  当时刚刚改变了量子通信的九州量子向沈阳科技出售了什么?考虑到双方的战略合作和年银投资的参与,这笔交易相当有趣。

  此外,九州量子2016年度报告还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应收账款5203.92万元来自沈阳科技。然而,沈阳科技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底,公司应付账款总额仅为3878.32万元。

  除了升阳科技,九州量子的另一个主要客户也有很多疑问。根据九州量子2016年年报,上海云岭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为本公司报告期内第五大客户,销售额为4,586,324.98元,无关联交易。九州量子2016年第五大供应商是浙江云岭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当年采购金额为4,586,324.72元。

  天空调查显示,杭州云岭是上海云岭的全资子公司,其中刘培持有上海云岭90%的股权。换句话说,刘培的两个子公司是九州量子的供应商和买家,他们的业务往来差额只有0.26元。

  谁是刘培?此前,九州量子已收购杭州卓宇投资的股东之一。据相关人士透露,刘培和夏从军是配偶,夏从军是神州网络和神州梁通的总经理。

  此外,通过九州量子2016年的年报,该公司在研发方面投资了251万元。截至2017年6月9日,公司年度报告披露时,已提交和接受的发明专利有10项,其中实用新型专利6项;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并支付8项发明专利。

  也就是说,在2016年,九州量子没有专利在手。然而,在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得的2016年融资材料中,九州量子写道:“依托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得者及其团队,掌握量子核心技术,是中国第一家运营量子通信网络、实现应用技术产业化的高科技企业。”!

  此外,根据融资材料,“由于量子产业政府补贴高,以及整个产业链布局带来的投资收益,达菲的利润率远高于传统通信产业”,达菲“预计未来两年实现收入7.5亿元、24.5亿元,净利润2.8亿元、6亿元。”。

  实际表现当然不那么令人惊讶。2017年年报显示,九州量子在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84亿元,比上年增长46.49%;但2017年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1621.28万元,同比下降54%。有趣的是,在2017年的年报中,九州量子匿名了所有的主要客户。

  对于业绩下滑,九州量子的解释是:首先,公司继续加大研发投入;第二,与市场开发和产品销售相关的支出增加;第三,随着公司整体规模的扩大,运营成本增加。

  关于2016年年报披露的数据差异以及与九州量子的合作进展,《证券时报》记者致电沈阳科技,但该公司拒绝回答,因为目前是半年报披露的“窗口期”。关于九州量子目前的运营情况,郑表示,披露的内容也将占上风。

  实际的控制器换手了。

  固定收入机构的情况如何?。

  2017年9月底,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墨子量子卫星科学应用系统总设计师在微博上表示,受到九州量子公司董事长郑的威胁和恐吓,严重影响了团队承担的重大国家战略任务。在公开信中,他还提醒投资者警惕“概念炒作和业绩包装”下的资本运作,避免陷入“庞氏骗局”。

  彭承志的公开信引起了公众舆论的一片哗然,带着“量子通讯”光环的九州量子的股价也跌下了悬崖。自2017年9月底以来,与九州量子的合作声明变得越来越少。

  《证券时报》记者了解到,在双方矛盾公开之前,九州量子正准备新一轮融资15亿元。然而,随着“锤子杀死科学家”事件的出现,九州量子的形象受到了极大的损害,外界的疑虑也在继续,因此该公司的再融资计划被搁置。到目前为止,九州量子的再融资计划还没有正式宣布。

  在其全盛时期,2017年上半年,九州量子与杭州萧山区和镇江高新区管委会签署了建设量子通信城域网和量子信息产业园的协议。郑曾表示,九州量子将在6年内分别在萧山区和镇江投资60亿元和10亿元。

  与相关方的战略合作、签署的产业基金以及通过合作建立的R&D中心会因为这场舆论风暴而搁置吗?记者就此征询了郑的意见,但得到的答复是:“我已经辞去董事长一职,涉及上市公司事宜,一切以公告为准。”。

  在过去的一年里,九州量子的人员一直处于动荡之中。根据公告,郑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职务,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也相继递交了辞呈。九州量子蜕变-从296亿市值到3.36亿估值然而,对于九州量子来说,最大的变化是真正的控制器的变化。

  7月17日,杭州良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浙江九州量子控股有限公司签订《增资协议》,协议约定杭州良源将向九州控股增资9844万元现金,增资完成后占九州控股注册资本的51%。与此同时,杭州梁园的合作伙伴曹文诏、赵一博、芮益铭和黄翔签署了《协同行动协议》。股权转让完成后,九州量子的高管曹文诏、赵一博、芮益铭和黄翔共持有九州控股51%的股权,成为九州量子的实际控制人。郑在九州控股的股份将减少到48%。

  根据杭州梁园增资9844万元的股权比例,九州控股的估值为1.93亿元。结果,九州量子易手,尴尬随之而来。

  目前,九州控股还拥有浙江网盾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和浙江道源量子测量技术有限公司的100%股权,注册资本为2000万元人民币;持有新三板公司九州量子57.5%的股份。也就是说,即使忽略网盾量子和道源量子这两家公司,按照上述增资价格,九州量子的整体估值为3.36亿元。

  九州量子和国盾之间的公开矛盾已经成为前者评价神话的分水岭。截至2018年8月24日的最新收盘价,九州量子的市值降至27.68亿元。然而,根据上述价格变化,九州量子的估值已降至3.36亿元。

  两年前,九州量子金融的估值为55亿元人民币。这也意味着当时参与九州量子增持的京和朱雀投资等机构亏损了近90%。我不知道我是否看到了九州量子的价格变化,但是之前参与融资的机构呢?

  关于九州量子股权的变更,郑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就个人而言,你是否是大股东并不重要。股权转让也是为了更好地激励核心技术团队,这是一年前就计划好的。”。

  虽然九州量子已经改变了所有权,但值得注意的是,郑仍然是九州量子最大的自然人股东。股权转让计划显示,曹文诏、赵一博、芮益铭和黄翔的协同行动关系将持续到2022年底。换句话说,如果上述协同行动关系在当时被取消,郑仍然可以重新获得九州量子的控制权。

  今年8月,由九州量子控制的神舟良通建造的“沪杭干线”宣布全面升级,所有系统均采用九州量子开发的设备、产品和解决方案,导致HKUST官方拒绝合作。郑避而不谈这条量子通信干线的商业运营。但他表示,“沪杭线也将移交给一家上市公司运营。”?。

  免责声明:本文是新第三版的在线转载。如果您有版权问题,请联系bd@chinaipo.com。

  #九州量子,融资,关联公司#量子,市值#

  以上就是有关“九州量子变形记:从296亿市值到3.36亿估值”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九州量子,融资,关联公司和量子,市值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配资炒股学习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65601.net/3025.html

九州量子蜕变-从296亿市值到3.36亿估值的相关文章